快捷搜索:  

大股东占用资金迷局待解 华仪电气尝苦果濒临ST

今【年】【以】【来】,【上】市公司高质量【发】展【日】益受【到】重视。11月14【日】-15【日】,证监【会】【主】席易【会】满赴浙江调研,【在】召开【上】市公司座谈【会】【时】【就】指【出】,【把】提高【上】市公司质量【作】【为】【全】【面】深化资【本】市场变革【的】重【中】【之】重。

继【三】【个】月【前】被限制消费【后】,华仪集团【有】限公司(【以】【下】简称“华仪集团”)董【事】【长】陈【道】荣却【在】【这】【个】冬【天】陷入新【的】麻烦【中】。

11月24【日】晚间,由【这】位63岁【的】温州富豪【所】实际控制【的】【上】市公司华仪电气(600290.SH),【以】【一】则【自】查公告【自】曝【了】22亿元财务【问】题。

华仪电气【的】公告称,【经】【自】查【发】现公司存【在】违规担保、控股股东资金占【用】等情况,其【中】包括华仪电气及【子】公司【为】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及其控股【子】公司、其【他】第【三】【方】等违规提供担保9.26亿元;合规担保【中】【出】现【了】2.14亿元逾期;关联【方】占【用】公司资金10.58亿元。

【上】交【所】次【日】即【下】【发】监管函,【要】求华仪电气尽快核实【大】额违规担保【和】资金占【用】【产】【生】【的】具体形式【和】原因,【以】及【前】期意【见】与【本】次【自】查披露情况严重偏差【的】原因等。

针【对】【上】述违规担保【事】宜,【时】代周报记者向华仪电气【发】【去】采访函,但截至【发】稿未获回复。

受【自】查公告影响,截至12月2【日】收盘,华仪电气股价报2.91元/股,【一】周累计跌幅超25%,市值仅22.1亿元,【而】2015【年】,其市值曾【一】度高达120亿元。

荣耀如【过】眼云烟,冬【天】比想象【中】深远。

【作】【为】温州首【家】【民】营企业【在】A股【主】板【上】市【的】公司,华仪电气曾【是】【国】内风电、电气领域【的】佼佼者。

实控【人】陈【道】荣更【是】知名温商,早【在】2007【年】【就】【以】40亿元身【家】【在】胡润百富榜【中】排第198名,除华仪电气外,陈【道】荣【还】拥【有】新【三】板挂牌公司华仪电【子】(838314)。

如今,【大】股东占【用】资金、股价步步败退、【经】营亏损、诉讼缠身等【问】题,【可】【能】将其推向被ST【的】风险边缘。

【大】股东“抽血”

华仪电气“违规担保”现象,早【前】已受监管关注。

今【年】4月,【上】交【所】曾【下】【发】【问】询函,指【出】公司拟【为】控股股东华仪集团提供担保,担保累计金额【不】超【过】7亿元,由华仪集团提供反担保相关【事】项,并【要】求华仪电气补充披露【对】外担保【的】安危性、如控股股东【出】现偿债违约【的】保障措施等。

直【到】8月15【日】,华仪电气才回复【问】询函,并迫【于】监管压力,仅拟【为】华仪集团提供【不】超【过】2亿元【的】担保额度,并【要】求华仪集团【以】持【有】【的】华仪投资股权【作】【为】质押担保。

根据华仪电气公告披露,违规担保始【于】2017【年】11月30【日】,共计20笔,目【前】已【经】【到】期【的】【为】7笔,且【全】【部】逾期;剩余【的】13笔,均【在】2019【年】【年】底【前】【到】期。

其【中】,【发】【生】【于】2017【年】11月30【日】【的】违规担保【中】,债权【人】【为】万向信托股份公司,担保金额6600万元,已【于】2019【年】5月30【日】【到】期,处【于】逾期状态。

【从】具体担保情况【来】【看】,华仪电气【为】华仪集团提供担保金额共2.04亿元,其【中】担保逾期金额1.96亿元;华仪电气【全】资【子】公司浙江华仪【为】浙江伊赛科技【有】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共4.32亿元;华仪电气【全】资【子】公司华仪风【能】【为】华仪集团控股【子】公司华仪电器集团浙江【有】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2.9亿元。

华仪电气公告称,【上】述违规担保系华仪集团【在】未【经】公司董【事】【会】、股东【大】【会】审议【同】意【的】情况【下】,擅【自】【为】公司关联【方】及其【他】第【三】【方】提供【的】担保,公司董【事】【会】未知悉【上】述【事】项,导致【上】述相关【事】项未【能】及【时】履【行】信息披露义务。

“【不】少【民】营【上】市公司内【部】管理仍【是】【一】言堂,【在】实际控制【人】【的】控制【下】,内控缺失,【进】【而】导致公司治理失效,使【得】企业【出】现高比例质押、资金占【用】、违规担保等【问】题。”11月30【日】,【长】【三】角资【本】研究院院【长】助理陈【天】向【时】代周报记者【分】析【说】,“良【好】【的】公司治理【能】够制衡各【方】权力,规范【经】营风险,降低违约【可】【能】性。”

华仪电气【的】违规担保亦给其惹【来】【了】【法】律诉讼。

11月27【日】,华仪电气公告称,近【一】【年】累计诉讼(仲裁)金额达6.5亿元,公司及【子】公司【部】【分】银【行】账户冻结【的】情况累计被冻结金额【为】4571.69万元。

【对】【于】担保情况,华仪电气均未【在】其2017【年】、2018【年】【年】度报告【中】予【以】披露。2019【年】4月,【天】健【会】计师【事】务【所】【在】《专项审计【说】明》【中】表示,华仪电气已如实反映“非【经】营性资金占【用】及关联资金往【来】”情况。

【自】2007【年】【上】市【以】【来】,华仪电气【一】直由【天】健【会】计师【事】务【所】审计,均无保留审计意【见】。

11月30【日】,首【都】乾【成】律师【所】合伙【人】陈军文向【时】代周报记者【分】析称,【从】公告【看】华仪电气涉嫌信息披露违规,若证监【会】【对】其立案并【作】【出】【行】政处罚,权益受损【的】投资者【可】【以】依【法】【起】诉华仪电气索赔。

华仪电气业绩状况并【不】乐观。2019【年】第【三】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8.1亿元,【同】比【下】降25.7%;扣除非【经】常性损益【后】归母净利润【为】-2982.9万元,【同】比降低13071.2%。

担保资金【去】哪儿?

控股股东【所】占【用】【的】【上】市公司资金,究竟流向何【方】?

公告解释,【主】【要】【用】【于】控股股东归【还】【自】身融资借款及利息、代偿互保单位【本】息及【经】营周转等【用】途。

华仪集团持【有】华仪电气2.34亿股,占比约31%,【上】述股份几乎被【全】【部】质押。

11月18【日】【和】23【日】,华仪电气【分】别【发】布控股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【的】公告,控股股东华仪集团持【有】【的】华仪电气2.34亿股处【于】冻结状态,累计被轮候冻结数【分】别【为】2.53亿股、2.98亿股,占持【有】公司股份总数【的】108%、127%。

第【一】次因【为】华仪集团【为】龙飞集团【有】限公司担保,承担连带清偿责任,龙飞集团【为】【同】【在】温州乐清市【的】当【地】名企;第【二】次则因【为】华仪集团与兴业银【行】杭州【分】【行】存【在】金融借款合【同】纠纷。

目【前】,官司缠身、现金流吃紧【的】华仪集团,【一】边【是】债务纠纷【问】题缠身,【一】边则陷入现金流困境。

【天】眼查信息显示,华仪集团今【年】【以】【来】身陷【多】【起】合【同】及债务纠纷,先【后】8次被【法】院列【为】被执【行】【人】,其【中】乐清市【国】【人】【法】院【在】2019【年】9月4【日】立案执【行】申请【人】浙商银【行】温州乐清支【行】申请执【行】华仪集团金融借款合【同】纠纷【一】案,因华仪集团未履【行】义务,【对】陈【道】荣采取限制消费措施。

占【用】华仪电气资金【的】背【后】,与华仪集团近【年】业务【大】规模扩张,【多】元化【经】营【不】无关系。【这】其【中】,房【地】【产】投资占据重【要】【地】位。房【地】【产】【作】【为】资金密集型【行】业,且融资渠【道】【有】限,难免【会】【对】集团整体现金流【产】【生】影响。

2019【年】3月31【日】,华仪集团旗【下】【从】【事】房【地】【产】业务【的】华仪投资总资【产】12.31亿元,占【同】期华仪集团(扣除华仪电气及【子】公司相关数据)总资【产】比例【为】33.69%。

公告显示,华仪投资【主】【要】开【发】【的】项目【有】华仪富丽华城市花园、信阳华仪南虹广场、香榭华庭、悦玺等项目,住宅项目【以】销售【后】提供物业服务、商业【地】【产】项目【以】【出】租并【进】【行】统【一】运营管理【的】【经】营模式。

尽管目【前】华仪集团已承诺【在】1【个】月内解决【上】述【问】题,但鉴【于】其实际财务状况,究竟【能】否偿【还】债务并归【还】【上】市公司占【用】资金,仍【是】未知数。

【这】意味【着】,【上】市公司【可】【能】将“披星带帽”。

(责任编辑:关婧)



 祖【国】【经】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【来】源【于】合【作】媒体及机构,属【作】者【个】【人】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【不】构【成】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【作】,风险【自】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【部】【的】“【发】现”,使【用】 “扫【一】扫” 即【可】将网页【分】享【到】【我】【的】朋友圈。

大股东占用资金迷局待解 华仪电气尝苦果濒临ST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